矢车菊的断章

爬墙速度惊人。目前在吃各种蝙蝠,老爷真的相当美味。

《(刀剑乱舞)织田信长选择碎刀》一宣

终于出现的信长公本体(不)!6月25日预售开始,先来一发图宣。


预售用力戳这里:我想领养一只信长公  6月25日晚8点准时预售呦,到时候还会来提醒大家的XD

番外2w+正文8w,感谢所有喜欢这只魔王并把她带回家的婶婶!w

(DCEU/阿卡姆骑士游戏)镜像囚笼 5

  阿卡姆蝙蝠/本蝙/亨超

 

  Chapter 5


  “按理来说,我应该装傻的,”布鲁斯说,漫不经心的挑起眉毛,“不过我已经厌倦了宴会上的流言蜚语,就直说你想要什么吧,美人。谁给你这任务,和这个傻里傻气的小记者一起把我堵在卢瑟的厨房门口?谁让你们觉得一个韦恩会被什么黑漆漆的翼手目怪物威胁?得了吧,让我们直接说开来,想要多少钱?嗯?才能让我买回我清白的名声?”


  “你已经在装傻了。”女人轻笑一声,目光中是带着笑意的,仿佛被韦恩集团的所有者所逗乐。她好笑的摇摇头,目光一直凝聚在本应无物的空气里。“你真是……有人说过你有些时候可以变得很无礼吗?即使你披着调情的谎言。”


  “没有,”布鲁斯干脆利落的说,“我有钱。”


  “那这就是答案了:你真的可以很无礼。”女人伸出手掌、放在花花公子包裹着绸缎衬衫的胸膛上,轻轻一推,让自己轻而易举的脱开了身。“戴安娜·普林斯。”她说,自我介绍着。


  “戴安娜。”布鲁斯忽视了她的姓氏,直接用姓名称呼她,在语音里沉淀下些微不悦的意味,“至少你要知道,和一个韦恩对话的时候,要看着他的眼睛吧?我还没有颓废到这个程度、以至于忘记刮胡须和喷须后水就出门。”


  “是吗?可我并不是在对你说话。我说我想要同你背后的大蝙蝠讲话,我可是认真的。”


  戴安娜说,语气甚至有些俏皮,没有半点疑惧的意味。


  她明锐的瞳眸直直望向那只不详的影子,目光紧盯着那双短短的尖耳朵看了几秒钟,像是意会到什么不为人知的笑话,自己微微笑了起来。


  “我觉得她能看见我。”影子说。


  “我觉得这位美女稍微有些神经质,”布鲁斯说,“不过这样一来,我们可就有共同语言了。”


  “……你们在讲什么?”克拉克发问。被强行无视的小记者站在一边,明明有着不错的身材却愣是没什么存在感。他充满疑虑的不停推着眼镜框,皱起眉,来来回回的在两个人中间打量。“呃,我能继续进行采访吗?”他找了个蹩脚的借口,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但看上去明显还不想被这么赶走。


  “不行,”布鲁斯傲慢的转回身,“老天,我几乎已经忘掉你了。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懂看眼色?”他露出花花公子不耐烦的表情,“当一个韦恩和美女调情的时候,你就该自觉溜走了。我允许你报道这段绯闻已经足够仁慈,快走,”布鲁斯粗鲁的嘘他,“赶快点,要不然我真的会买下你的报社然后炒你鱿鱼——说真的,星球日报当真不是我的产业吗?”


  “还不是,”影子说,满腹疑虑的一耸肩,“不过假如你愿意,通知福克斯一声。”


  戴安娜轻笑出声。而在场的两位……三位男士,同时把目光转向她。


  “我算是明白他为什么要跟着你,”戴安娜说,泄出一丝按捺不住的笑意,“你们俩在辛辣的幽默感上可真有共同语言。”


  “呃,谁?”克拉克问,几乎有些惊慌失措了,“我?我没——”


  “好了。为何不让韦恩先生把他的工作做完呢?”戴安娜转向那黑漆漆的怪物,无畏无惧,“我和卢瑟也有一笔账要算。假如你愿意资源共享的话,我不介意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
  “哈,看看我们现在谁才是冒犯律法的人?”布鲁斯抱起双臂,扭头冲小记者说,“你为何不把这个记下来?到时候你自然能把被蝙蝠威胁的韦恩给忘掉了。哦,对了,现在听到这句话的所有人都是共犯。”


  花花公子嗤笑一声,但是在停顿了半秒钟之后,他真的往卢瑟的服务器主机走去。


  “等等,韦恩先生!”小记者狠狠皱起眉,以至于在雕塑般的额头上烙印下深痕,“韦恩先生!你们到底要做什么——!”他惊慌失措又无计可施,看起来除了大喊大叫直到把所有人都引过来之外,没有半点别的方法能制止一场犯罪。他回头怒视着戴安娜,看起来几乎要双目喷火的样子,“你到底在做什么!”他压低声音怒斥,“不要犯罪,拜托!不要怂恿一个企业家做这种事——韦恩集团的财产难道都是这么得来的吗!我真的会报道出来!”克拉克威胁着,“我是认真的!”


  “所以,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?”戴安娜微微歪过头,看起来是真的好奇了,“假如你知道卢瑟的手上有他通过不正当手段偷窃来的东西,这东西足以影响一个……好吧,我是否能说无辜呢?或者‘正派’听起来会好一点?他会因此阴险的威胁不曾主动伤害他人的人、对这个世界曾经心怀善念的人,还有诸如此类的其他人。你不能用正当的办法去强求他,因为卢瑟这种人很可能会鱼死网破。你或许只有这么一次机会、这样一个办法,你会怎么做呢?”


  克拉克张了张嘴。


  “我会……我会有办法,”他咬牙说,“一定会有除了犯罪之外的办法。每个人都值得第二次机会。”


  “你真的很年轻,”戴安娜轻声说,目光里有克拉克尚且无法理解的东西。“你会懂的。这世界有时候不值得我们,它可以变得很残酷,撕毁一切美好的东西。但是,人类总有一样事物是任何灾难都无法毁灭殆尽的。”


  她凝视着静默站立在角落里的那团影子。她的目光并不真的凝聚在那片夜色上,而是穿透了时间与空间,悠悠落在一星湮灭的火焰上。


  “——希望。”


  戴安娜说。她声音很轻,比起对他人倾诉,更像是对自己脑海里的一片回忆低语。


  而就是在这时,就在布鲁斯刚刚拔下来服务器上的小巧器械的时候。


  ——大地震颤,海面掀卷,发出轰隆隆的嗡鸣。


  布鲁斯与蝙蝠侠同时抬起头。他伸手死死扣住身边的扶手,蓝眼睛锋锐得像一把尖刀,直直投向哥谭。


  TBC


batman files收到啦!比我想象的要大和重,纸页手感相当好,清晰度和图片的各种细节也让人满意,里面充满了各种梗简直太幸福了,尤其是蝙蝠自己的第一视角,关于家人的沉重告白屡次虐翻我。从这个角度回顾蝙蝠的一生真是相当难得,总之我选择入手一本prprpr

原作:《2011 Batman Files》P246
 
翻译:矢车菊的断章 
 
弃权宣言:我什么都不拥有,除了我的错误。一切荣耀属于DC官方,(但也请不要转载之后随意修改) 
 
 
 
     迪克·格雷森·蝙蝠侠 
 
 
 
  我大概应该早一点意识到这个的。到现在为止,迪克已经成为夜翼许多年了,而与我最初遇见他相比,他几乎已经成人。但是当迪克站在我面前、穿着阿尔弗雷德递给他的制服,胸口上印着那只蝙蝠标记,——这念头才终于冲击了我:这男孩已经长大了。 
 
  “我无法取代你,布鲁斯……”迪克说,“但是假如我说假扮你这事一点儿也不疯狂的话,那我肯定是在撒谎。”迪克窃笑着,把披风扯过来、挡住脸,而我并不是唯一注意到这一点的人。 
 
  “一个微笑的蝙蝠侠,”提姆说,“从没想过我还有见证这个的一天。” 
 
  迪克看向罗宾,然后回头看看我。紧接着,他向我询问我是否确定要这样做。 
 
  而我很确定。我需要再一次成为蝙蝠侠,我需要清扫上一次我与尚·保罗造成的所有麻烦,但是我还没有准备好重新披上披风。这里还有许多事我必须得要完成,针对贝恩所做的必要防范措施……以确保“蝙蝠侠”不会被再打碎一次。但是与此同时,哥谭需要蝙蝠侠;而这一次,我确信自己并没有将这份工作嘱托错了人。 
 
  我针对注意事项叮嘱了几句,然后我将自己隐藏于洞穴的阴影中。迪克需要时间来消化吸收,需要熟悉这个面具,需要从我的阴影之下走出来。 
 
  当他确信我已经离开了之后,迪克转向罗宾:“你得知道,你对布鲁斯的想法是错的。” 
 
  “怎么说?”罗宾问。 
 
  “他总是在笑的,”迪克说,“只要你知道何时抬头去看。” 
 
  “真的吗?” 
 
  “当然啦。下一次他把什么劫匪的牙齿揍掉的时候,你记得观察他的脸,”迪克说,“这人可享受这个了。” 
 
  现在罗宾变成正在微笑的那一个了。紧接着,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听见放学铃声的学校男孩儿,他们同时跑向蝙蝠车,开始了属于他们的第一场夜巡。 
 
  蝙蝠侠与罗宾。 
 
  ……这大概行得通。 
 
 
 
  END
 
  

原作:《2011 Batman Files》P132
 
翻译:矢车菊的断章 
 
弃权宣言:我什么都不拥有,除了我的错误。一切荣耀属于DC官方,(但也请不要转载之后随意修改) 

 
 

      美国正义联盟 
 
  “这有些意味着要走出我的舒适范围。”我说。 
 
   克拉克微笑起来。我开始讨厌他这么笑了。“你还有舒适范围吗?真的假的,布鲁斯?”他说,“蝙蝠侠有一个舒适范围?” 
 
  克拉克热切的环顾着洞穴。时间到了现在,他已经数十次拜访过蝙蝠洞,但他看起来依然对这里深深着迷。这很奇怪,因为蝙蝠洞与他建在北极的展馆比起来,压根不值一提。我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去思考:从这氪星人眼中投射出的X射线应该是哪一层级,或许抽一天我该为他测试清楚这一点,除非克拉克想要辐射全体《星球日报》的员工。 
 
  当他重新看向我时,我说:“巨大的、外太空、海星。”  
 
  他微笑着,“哦,拜托。只是一次而已。” 
 
  “对你来说,一次还不够吗?”我说。 
 
  克拉克固执地坚持他的观点,“在这里,让我们坦率一点。你知道加入正义联盟是个好主意,而且坦白来说,如果我们不帮忙的话,绿灯就要不得不自己去处理这件事了。” 
 
  “说得就好像会有谁听从那个牛仔一样。”我说。 
 
  “他们会听从这个主意的。”克拉克说,而他是对的。我知道。这一次、他是对的。 
 
  我们又谈了一会儿,但我从不会说出什么是真正盘旋在我脑袋里面的。他所建议的这个正义联盟,它比我更加宏大。我并不以6马赫的速度奔跑,也不在脑袋里和海洋生物说话;我只是一个披斗篷、戴面具的人类。这个美国正义联盟——这个为“公众利益”而聚集起来的超能力者组织——它并不稳定。如果我能够诚实一点说的话,它令人害怕。 
 
  但是,假如我拒绝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?假如我并不亲身监管着这些神明?假如人类甚至并没有一个能够干涉其中?这甚至更加令我恐惧。 
 
  “拜托,布鲁斯,”克拉克说,“如果你加入,我就加入。” 
 
  我停顿了一秒,但我的思想已经做出了回答:“不管你加不加入,我都选择参与其中。”我说。 
 
  这个该死的农场男孩微笑起来,而这笑容感染了我。 
 
 
 
  END
 
  

“……由于罗宾一定要穿他那件亮黄色的披风,我选择在我胸口处印上标志――标靶,以使敌方火力从男孩的身上移开。”

父亲节快乐!!

“我和克拉克才不是最好的朋友。我并不经常向他寻求帮助,在大多数案件里,也并不常询问他的意见。但是在迪克看来,在此世之中、独我一生,我不曾用性命依赖别人比依赖他更多。”

“尽管我们有如此不同,我和克拉克组建了令人惊异的、卓有成效的队伍。不仅是克拉克强大的力量与超能力让我依赖起我们之间的关系,且因为是克拉克、让我能够从另一个角度看待灾祸,而心怀希望。尽管我永远不会告诉克拉克这一点好让他得意,但是,因为他,让我得以做得更好。”

――蝙蝠难得的独白。
私心加了超蝙的tag。

(DC/蝙蝠侠中心)如何搞砸一场蝙蝠侠宴会

  ①蝙蝠侠久久攻略不掉,正联突然觉得从布鲁西下手会是个好主意

  ②BDSM世界观,你们认识的那个假正联,绿箭登场,all蝙蝠all,贵乱系列

  ③整个系列:《如何捕获一只不情愿的蝙蝠侠》《如何正确写作蝙蝠侠小黄文》《如何搞砸一场蝙蝠侠宴会》

  一场让正联全员累趴了的战斗结束之后,所有人蔫巴巴的瘫坐在瞭望塔的地上,每一个都湿答答的被一种恶心粉的黏液糊了一身,从身体和精神上遭受了双重打击。而就是在这时,超人突然哀嚎起来,“拉奥!救命!”他沮丧的连额头上标志性的小卷毛都萎靡了,“我的报道――天呐佩里要杀了我!快要截稿了我还什么都没准备!”

  所有人都奄奄一息的看着他们的主席,尤其是联盟的良心,在他粉色和红色的头罩下面,露出一个“超级”同情的表情。

  瞭望塔冷场了一会儿,有人动了。

  大家无比敬佩的看着大蝙蝠一鼓作气,站起来,只摇晃了一下就往传送台走。

  “去和佩里说你今晚要参加布鲁斯·韦恩的晚宴。”

  蝙蝠坏脾气的嘟囔,因为累极了所以连声音都不是往常恫吓人的那种低吼。他就这么干巴巴的说了一句,整个人就消失在一片白光里。

  然后,绿灯说:

  “我们可以――从布鲁斯下手啊!”他兴致勃勃,同时忽略了同伴们一言难尽的目光,“嗨,你们听我说,蝙蝠侠是‘蝙蝠侠’是因为他需要这个,控制自己的dom本能啥的,但是他普通人的身份又肯定不是这样吧!”绿灯愉快的挥了挥手,胳臂上黏液落在地面上发出啪嗒一声。“我不信他作为普通人还能把我们吓跑――当然蝙蝠本来也吓不到我!”

  “喔,”闪电侠充满同伴爱的嘲笑道,“‘谁他妈是布鲁斯·韦恩?!’咱们刚遇见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“巴里!”绿灯大叫。

  “好极了,我们现在开始在瞭望塔上用自己的普通人身份聊天了,――还有人记得自己穿着制服吗?哇,倒不是说我还想穿着这个。”闪电抱怨着,“让我们看看今天晚上韦恩是什么宴会,还好我离控制屏幕近一点。”

  所有人都凑近过来,像一群正准备密谋篝火派对的十八岁学生。

  有关于布鲁斯·韦恩的一切消息都很容易搜索,不过这一次出现的可不只是《哥谭日报》――

  “奥利弗·奎恩?哇,绿箭,真的假的?”绿灯夸张的抱起胳膊。

  “两个花花公子?”闪电露出一脸苦相。

  “也许是时候让普通人身份登场了。”火星猎人沉思。

  而戴安娜转向超人。

  “你的记者身份能把我们全带进宴会里去吗?它看起来很高档。”来自天堂岛的亚马逊公主实话实说。

  超人眨了一下眼,清了清嗓子。

  “嗯咳,”超人说,“还记得吗?公平竞争?”

  ***

  这确然是一场高档的酒宴。

  韦恩集团和奎恩集团的又一次合作,整个会场都充满了金钱和浪漫的气息,带着无可救药的奢侈,与一点点掩饰不住的轻浮。老牌贵族和野心勃勃的新秀,歌唱家、政治家,阴谋、和利润,轮番上阵。

  按照花花公子的惯例,布鲁斯·韦恩理所当然的迟了到。

  他懒洋洋的笑着,心里面同时盘算着下一次应当在面对这种异形生物时如何止损,以及是不是时候该把瞭望塔的沐浴系统再更新一次。车门打开,绵延一片的镁光灯瞬时亮起来,身为媒体宠儿的一面让布鲁斯游刃有余的对镜头笑了一下,漫不经心的挥挥手。

  宴会开场应当有半小时了。他在头脑深处冷静的计算着,考虑到不到六小时之前蝙蝠侠还在宇宙里跟一个软体种族赤膊大战,他决定让布鲁西适当的放松一会儿,找点什么乐子。

  始终压抑着的dom气场恰当放出了一点。他让布鲁西宝贝儿感受起来并不咄咄逼人、或者像一个占有欲可怕的控制狂。布鲁西是恰到好处的,他可以用自己能够刚巧给双方带来乐趣的控制技巧、在人群中如鱼得水,看在钱和脸的份上,还没有人拒绝过哥谭王子的刻意讨好。

  因为始终克制着的本能松开了一条缝隙,他有那么一瞬放松下来,微微阖上了眼睛。他知道布鲁西感受起来是个什么样子,轻佻、梦幻,永远带着些孩子气的迷醉,但也可以很神秘。他任凭自己的感知轻触着周围,他知道这附近所有看起来像是dom的人,都将在蝙蝠侠黑暗的控制欲前丢盔卸甲,心甘情愿成为一个sub……

  一只戴着蕾丝长手套的手掌挽上了布鲁西的胳膊。他轻笑着睁开眼,向自己迟来的女伴微笑:“……”

  穿宝石蓝色晚礼裙的女神,自然而然的伸手拨了拨额发。

  “戴安娜。”蝙蝠侠说,心里的备案瞬间翻了三页。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“放松,布鲁斯——哦,布鲁西,他们是这样喊你的。真可爱。”戴安娜挽着猎物往里走,“我想,或许也是时候接触一下同伴们的私人生活了。说真的,人类世界里有这么多琳琅的趣事,你怎么忍心一个人享受、而拒绝对我们分享?”

  蝙蝠侠并不想跟着不请自来的客人走,然而事实上他根本没打算去徒劳抵抗一个亚马逊女神的力气。“‘我们’?”他对这个词不含期望的重复了一遍,“‘我们’。”他低声说,盯着背对着这里、正低头拿香槟的年轻人。

  巴里·艾伦敏感的颤抖了一下,一寸一寸扭过了头,像一只被天敌盯上的金狐仓鼠。

  “呃,”巴里结结巴巴的说,“你好、B……布鲁斯,嘿,布鲁斯,你好。”

  “你好。”蝙蝠侠微笑着说,“你是怎么进来的,巴里,嗯?”

  巴里已经开始不自在的左右换脚站立,看上去像是听见布鲁西说“你完了”而不是“你好”。——这应当是一个可爱的笑话,当然哥谭王子又能够威胁得了谁呢?可这年轻人看起来窘迫得要命,眼睛频频往旁边扫去。

  “我带他来的,布鲁西。”巴里的女伴说,亲昵的将脸颊吻吻在花花公子的面孔上。

  “罗瑞尔。”布鲁斯咽下一声叹息,回吻了黑金丝雀。“奥利弗呢?老天,别跟着他们胡闹。”

  “我没有,”黑金丝雀窃笑着,“我只是恰好缺少一个男伴而已,既然我没能约到大名鼎鼎的哥谭王子——何不伸出援助之手呢?”

  “……你甚至都没约我,别瞎说。”布鲁斯伸手将戴娜·罗瑞尔的鬓发挑去耳后,亲昵的捏了捏她的手腕,“既然已经带进来了,就一起放松一下吧。别闯祸,巴里。”蝙蝠没什么威慑力的瞪了闪电侠一眼,明显并没有生气。

  “呃。好,布鲁斯。”巴里回答,反而更绝望了。

  “他在焦虑些什么?”

  等到布鲁斯和戴安娜闲聊着离开,他才低声询问亚马逊的公主,“看在你们认识的随便哪个神的面子上,别再搞砸宴会了。我今天已经累够了,甚至懒得生气。假如等一下还有什么余兴节目,请提前告诉我,我可以酝酿一下感情什么的。”

  “我不知道,”戴安娜无辜的说,“我们分头行动。——因为联盟的主席说,‘公平竞争’。”

  “而竞争的内容,是我想要知道的吗?”蝙蝠无力的呻吟一声,“不,别真的告诉我。”

  他们放慢步调,行走在金碧辉煌的厅堂里,放松下来品味着高档酒水和悦耳的音乐,让身体和精神从那些滑溜溜的触手之中解脱。

  戴安娜咽下一口桃红香槟,真心实意的夸赞道:“美味。”她说,心旷神怡的,“人类总是有办法创造出真正美好的东西,我非常钦佩这一点,”她抿唇笑了下,眼神中带着好奇,观察着周围与他们攀谈的人,“你知道他们大部分都很喜欢你吗,布鲁斯?”

  “我有钱。”蝙蝠直截了当的回答。

  “哦,你只愿意说一部分,你当然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。”女神直率的挑明了,“你有非常漂亮的灵魂,否则我们又不会被金钱吸引。我喜欢看到你充满保护欲的一面,可是为什么你总要隐藏起来呢?”她好奇的研究着布鲁斯的面孔,而失去了面罩的保护,蝙蝠侠只能板起一张脸来保护自己,“——你觉得不自在,你要回避这个话题吗?”

  “好极了,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乐意展示自己普通人的身份,”布鲁斯抱怨着,“既然有时候我不得不分出一大半时间来和你们呆在一起,为什么偶尔寻欢作乐的时候也不能放过我呢?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蝙蝠是恐怖的象征,它才不带来安全感——把它拿远点!”

  “不是故意的,布鲁斯,”戴安娜毫无歉疚的将金色绳索收起,重新挽上布鲁斯的臂弯,“你看,这正是你充满魅力的一点,我真不懂你为什么要回避它。”

  “回避什么?”布鲁斯恼火的嘟囔,“让全世界的媒体都在讨论一个自愿成为sub的正义联盟吗?流言蜚语是致命的,就算有些民众并不在乎超级英雄的私生活——不,我不能让人类这样对你们。”

  “赫拉赞美你的高尚,不过我们的意志并不能被他人的碎语所左右,”戴安娜带着笑意反驳,惊异的,“你真是……你的保护欲简直膨胀得能将整个世界收拢起来,你知道吗?不过我真喜欢这一点,布鲁斯。”

  “……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,戴安娜。”布鲁斯带着一种哥谭式的粗鲁哼了一声,扭过头来瞪着擦肩而过的人,“尚恩。我以为你不会跟他们一起胡闹。”

  “当我有机会能听见蝙蝠独白的时候?不,我会和大家统一战线的,布鲁斯。”火星猎人忍不住笑了,面容因同伴别扭的关怀而温暖起来,“我就不问你是怎么察觉到我的了,大侦探。”

  “就好像你问了我就一定要回答一样。”布鲁斯这样呛声,但是和火星猎人对视了两秒之后,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,“好吧,随便你们高兴。我会为今天的宴会买单的。——现在我有理由怀疑那种粉红色的粘液有改变人性格的成分了,至少它吸走了我想要发火的那部分。”

  “我会为此感谢拉奥的。”小记者从人群里挤出来,尽管戴着黑框眼镜、穿一身过大的西装,过分灿烂的笑容依旧点亮了他的脸,让这个努力低调的男人突然耀眼起来,“真不公平——我从来没听你这么坦诚过,而我们还是宇宙第一拍档呢?不过,嗯咳,”他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,推推镜架,“先生们、女士们,能赏光让我采访一下韦恩先生吗?”

  “不能,”戴安娜露出一个坏笑,“你别想着腾出点私人空间来。亏你还是象征正义的联盟主席呢,克拉克。”

  “克拉克才不是什么主席,”小记者反驳,努力咽下一声不得体的笑声,“好吧好吧,大伙儿,看在佩里的份上,我今晚还要写个能刊登的稿子!快让我请教下韦恩先生有什么高见——”他真的低头去翻自己的笔记本,举起了录音笔,“关于,嗯?关于韦恩先生的私人生活、性向偏好,还有喜爱的事物?”

  布鲁斯冲这个公器私用的小记者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的说,“去翻任何一本杂志的名人版,他们比我了解的详细多了,包括韦恩公子哥儿在床上喜欢什么体位、玩什么花样,这一次在浴室还是游轮。你当真要把难得的机会用来采访我这个问题?”他想了想,这次露出一个危险的笑,“——我倒是有一个天大的八卦能透露给你的。”

  哥谭王子松开戴安娜的手,远远冲着宴会的主人招了招,“奥利!”他喊。

  “呃,你要做什么,布鲁斯?”克拉克敏锐的感到了不安,“抱歉啊我不是故意想激怒你?拉奥啊布鲁斯,拜托我错了,你别——”他绝望的意识到了什么,无力呻吟着,“——罗瑞尔还在呢!”他徒劳的最后尝试道。

  “奥利弗还没追求到罗瑞尔呢。虽然我挺好奇他们两个在一起之后,究竟哪一个会是sub。”花花公子无所谓的说,冲星城的年轻富豪微笑起来,星星点缀的蓝眼睛眨了眨,压抑着的dom气场突然一松。

  被限制在极小的范围里,他们所有人同时感受到那股强烈的占有欲,霸道无匹的在他们身上掠过一圈,才心满意足的蛰伏起来。

  “你这个、你把我也当成你的所有物?”绿箭不敢置信的发问,“倒不是说这不性感——好吧我承认这性感极了,不过你这混蛋的圈地冲动是不是比以前膨胀得更厉害了?你他妈——你到底想用自己的蝙蝠翅膀护住几个人?你疯了!白痴!”

  “呃,”不知什么时候跑到这里的闪电侠,默默指出,“你说‘以前’,绿箭……”

  “嗯哼,”布鲁斯一耸肩,“爆炸新闻,哥谭市与星城的花花公子……随便你怎么写吧,克拉克。”

  他说完,扯过奥利弗的领口,轻车熟路的吻了下去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正联众人委委屈屈的看着,不说话。

  在瞬间爆亮、简直要闪瞎眼睛的镁光灯中间,克拉克不开心的说,“我不太想写这种新闻。说真的,为什么布鲁斯愿意吻奥利弗都不愿意吻我们呢?因为我没有一个容易掩饰过去的身份吗?”他忧伤得要命,“我倒是想作为超人吻上去呢,但事后蝙蝠能用氪石杀死我。然后救活我再杀一次。”

  “混账,”刚刚被绿灯军团临时喊走、好不容易飞回来的哈尔,怒气冲冲,“我不管。我才不管老蝙蝠之后要怎么发脾气呢,我他妈才不想站在这里呆看着蝙蝠的舌头伸进别人嘴巴里头去。”

  他从人群中间挤了出去,一秒不到,点亮绿灯飞回了宴会现场。——客人们发出兴奋的欢呼声,显然没想到爆炸性新闻接二连三。理应阻止绿灯的几大元老没有动弹,假装自己动作迟缓的一秒只能踏出去一厘米。

  “喂,”绿灯粗鲁的说,“把B……布鲁斯放开,该我了。”

  这句话起到的效果当然只可能是适得其反。绿箭挑衅的看了他一眼,用力吮了吮蝙蝠的下嘴唇,发出“啵”的一声。

  “——!”绿灯气得牙疼,刚想要用绿灯能量把宴会上所有人都搬出去,让正联好好声讨一下不按套路走的顾问,结果,突然之间,他被布鲁斯看了一眼。

  蕴含笑意的蓝眼睛下藏着无尽的蝙蝠镖。

  而绿灯骤然反应过来,战战兢兢的低头一看,和正联各自对上了视线,都有些不祥的预感。

  ——一片寂静的宴会大厅里,只有猛然捕捉到轰然炸开的信息量,正在奋笔疾书“正义联盟同哥谭王子不得不说的二三事”、“花重金投资瞭望塔,探究真实背后的故事!”、“理性讨论超级英雄的私生活,真相居然如此难以置信!?”的狗仔记者,没有被可怕的脑补冻住。

  呃,好极了。哈尔想。他们彻底搞砸了一场蝙蝠侠宴会。

  END

布鲁西,请开始你的表演~

说真的,蝙蝠装的布鲁西,性感到我无法呼吸啊。

(DCEU/阿卡姆骑士游戏)镜像囚笼 4

阿卡姆蝙蝠/本蝙/哼超


  Chapter 4


  “老爷,”阿尔弗雷德说,语气里带着一贯的那种不赞同。不过因为这种不赞同太常见了,所以两个蝙蝠都选择了无视他。“你可以不必这样敌视蝙蝠侠。”他说。


  布鲁斯没有回话。他当然不能回话。莱克斯·卢瑟被这个花花公子兼商业伙伴、用枯燥而毫无内涵的客套话应付了过去,前往宴会的中心,膨胀他永无止境的胃口、和胀满整间屋子的傲慢;假如他的傲慢还能膨胀得更厉害的话。布鲁斯没什么心情听那些冠冕堂皇的希望、人类自己,和蓝图。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
  他漫不经心的往楼梯间晃去,把香槟杯随手放在侍从的托盘上。


  耳机那边,不必得到回应,阿尔弗雷德自然知晓自家老爷会回答些什么。


  他只是自嘲的笑了一声,“至少不要让我看到一个被蝙蝠折磨着无法解脱的韦恩,好吗?——哈,我在说什么傻话。”阿尔弗雷德止住了辛辣的讥讽,让无可撼动的冷静重新又回到自己声音里面:“把‘水蛭’接到卢瑟先生的服务器上,你今晚的任务就完成了。”


  布鲁斯随意将手插进西装口袋里,脸上挂着心不在焉的笑,用眼睛追逐着路过的美丽女郎和紧急情况下的各种通道,一路上与素不相识的人擦肩而过,往楼梯下面走。


  “——你被跟踪了。”


  影子一样的蝙蝠突然说。


  不是这句话、而是说这句话时的语气,引起了布鲁斯的注意力。


  该死。他又一次把这个世界、原本的那个蝙蝠侠,当做是幻觉里的那个小丑,给忽略了过去。


  和自己对话的感觉很奇怪,但再奇怪也比不过人格深处藏匿起来了一个小丑。蝙蝠侠从不介意用任何手段得来情报,看来他必须要强行改变自己的习惯了。


  “唔。”布鲁斯用鼻腔轻轻发出一个声音,含糊不清的,像一个被酒精熏晕了的闷哼。


  “刚才那个小记者,还有一位素不相识的女人。”影子这么回答。


  一瞬间九种备案从布鲁斯心里闪过,如果这是他自己的世界,布鲁斯不介意选择其中任何一种。可是,这不是他的世界,同位体也绝不是完全相同的两个人。他几乎只补充了最必要的情报就选择了立刻出发。蝙蝠侠不介意冒险,他尤其需要亲眼见证一下两个世界的不同;但是,随随便便的暴露,绝不是一个恰当选项。


  他脚步一拐,像是一个在主人家宅迷路的好客人、不小心转去了厨房——


  “韦恩先生!”


  有手掌握住了他的肩膀,温度灼热、像一个惴惴不安许久的人,或者一个火中取栗的傻瓜。抓着他肩膀的力道倔强的要命,带一种太过年轻、还学不会妥协的执拗。


  布鲁斯叹了口气,在心里推翻了片刻前的猜想,又重新列出两种可能。


  “……嗯?”他懒洋洋回过头,装模作样的挑起了眉,“喔,是你。怎么?”布鲁斯轻笑一下,“再想采访我就去约我的秘书,‘韦恩幸运值’你今天已经用完了。”


  那年轻人紧紧握着拳,一种布鲁斯还没弄明白从何而来的愤懑侵占了他的额头。


  “你不能、你不能妥协——”他压低声音,语速极快,硬邦邦的像醋栗砸在地板上,“别屈服,反抗暴力啊!他用恐惧统治人们,但这是不对的、不能这么做——别妥协,”小记者再次重复,怒气胀满了他的语调,“别为他做事!”


  布鲁斯眯了眯眼睛,“你说什么呢?”他反问,“韦恩从来只做自己想做的事。还没人有钱到能雇我做什么,你是不是喝晕头了?”布鲁斯左右扫视了一圈,对静静站在台阶上的美女招手,“嘿!甜心,”他亲昵的说,“劳驾,喊个侍应生过来,把喝高了的小记者送走。”


  “我没醉!”小记者——克拉克·肯特,忍不住提高了声音。厨房里的人们都开始朝这个方向张望过来,让这个年轻人着火了一样放开按在花花公子肩膀上的手,“我只是……拜托!别这样,你们这些人、富有,地位够高,能让城市变得更好,别跟黑暗同流合污——”他干巴巴的说着,话语开始颠倒着重复,“别为他做事……拜托!”


  亿万富翁不明所以又困扰的皱着眉,拨开小记者向外走,“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,肯拉。你最好停止造谣,”他开始不耐烦的威胁,“韦恩集团有最好的律师团——”


  “我看到了。”


  肯特再一次拽住他的胳膊。他掌心炽热,像一把火钳。


  “你脚踝上的高压强脉冲电击脚环,上边有蝙蝠的标志。”年轻人痛苦又愤怒的说,声音压得极低,带一种为维持正义不惜投身火海的奋不顾身,“你被他威胁了,对不对?所以你这么憎恨他!那只蝙蝠——超人会停止他的,高谭不应该有这种法外暴徒!所以你停下吧,韦恩先生,现在还来得及——”


  布鲁斯猛然停下脚步。


  那双宝石蓝的眼睛暗沉下来,用一种比夜幕深邃的暗色望过来,肯特一时间甚至觉得,这个人正在被黑暗包裹着下坠、却没有发出哪怕一声呼救。


  “你什么也不懂。”


  花花公子的躯壳裂开一条缝。蝙蝠侠的面具嘶声说。


  只一秒,布鲁斯·韦恩重新微笑起来,懒洋洋的,搂住黑发美女的腰。


  “你又想要什么呢,宝贝儿?”他轻佻的逗弄着,“看了这么久的荒诞剧,你又想要什么呢?”


  而这美貌不似凡间的漂亮女人,就弯曲了红唇。


  “——我想和你背后的大蝙蝠谈谈。”


  女人说。


  TBC